迎着初秋早上清凉的山风,我们来到了辉县市上八里镇回龙村,然而却没有见到张荣锁。这位带领乡亲拦腰斩开九座山头、在绝壁上修了8公里盘山水泥公路、在百丈悬崖上凿出1000米“S”形隧道的“现代愚公”,外出作报告去了,下午才能赶回。回龙人邀请我们上山感受一下那些壮观的工程。

天气并不晴朗,群峰掩映在飘渺而浓重的雾气里,放眼望去四下一片乳白。空气能见度极低,10米以外便全淹没在雾气里了,幸而开车的小伙子对山路极为熟悉,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变,但每一次转弯还是让人暗暗心惊。山路上的隧道很长很暗,开凿时用来清理石渣的洞口不能采纳足够的光线,我们可以想像当初修路时的艰难险阻。

到达清峰关附近,我们下车看了关于张荣锁的电教片,出来时有关负责人说,倘若没有雾的话,从这里可以清楚地看到“S”行隧道与盘山公路像悬挂在对面的绝壁上,蔚为壮观。

中午,我们在一家农户休息,这是一座两层小楼,全村统一建筑样式,一楼村民自家居住,二楼做旅馆用。主人是一位年近五十的妇女,名叫党喜英,她向我们介绍说,路修通了,现在全家人都靠回龙的旅游吃饭。党喜英家共5口人,丈夫以前是村里的大队干部,参加过8公里盘山公路的修建,现在退休了,在家帮着带带小孙子、照看照看旅馆;儿子在山里跑出租车,主要是为了景区的游客服务;儿媳则在景区做会计。党喜英说,家庭收入不好算,旅游旺季、淡季情况不同,大体上一年能有两三万进账,一家人团团圆圆,守着家门就能过这样的好日子,她觉得很满足。

党喜英一家是12年前搬下山的,以前住在海拔1000多米的崖上,只能种点玉米,吃的用的都要从山下背,路也不好走,日子过得很是艰难。跟党喜英一家一样,现在崖上的大部分人家都搬下来了,住在同一建设的回龙新村,而且许多人都开有家庭旅馆。